白燕升来津举办公益个唱:燕过留声传情海河
2012/4/5 14:01:09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

  燕歌惊艳跨界演出震四座

  熟悉白燕升的观众早已知晓他是个多才多艺的人,当晚的演出再度证明了这一点。开场一首《戏梦人生》,白燕升一亮嗓就赢得观众热烈掌声。细心留意演出节目单的人发现,这首歌曲的歌词正是白燕升本人创作的。演出分“爱”、“痴”、“缘”、“情”四个篇章,白燕升在每一篇章中都展现了不同的艺术表现力。在“爱”中,他翻唱经典老歌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《我只在乎你》和《新不了情》,“白氏”演绎别具匠心,而一首歌曲《牡丹亭》则唱出了他对戏曲的沉迷。在“痴”、“缘”两篇章里,白燕升分别演唱了京剧《霸王别姬》和《锁麟囊》的经典片段。“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”,《霸王别姬》当头一句就让台下掌声雷动,改换程派唱腔演唱《锁麟囊》,则程韵十足,颇为地道。

  适逢白燕升主持生涯20年,本就是戏迷的他,在工作中更与一大批艺术家成为至交好友。当晚的演出就有几位舞蹈、书法和戏曲名家,以朋友身份为他助演。特别是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、天津市河北梆子名家陈春、天津京剧名家孟广禄、黄梅名家马兰和被曹禺、吴祖光称为“国宝”的戏曲名家裴艳玲,让在场戏迷过足了戏瘾。其中,黄梅名家马兰已经阔别舞台十年,一登台仍风采不减当年。66岁的裴艳玲演昆曲《夜奔》,身段动作灵活利落,闪转腾挪潇洒带劲,宝刀不老的风姿更让观众惊叹不已。

  在最后的篇章“情”里,白燕升走进观众席间,唱起《阳光总在风雨后》,掀起了整场演出的高潮。最后,他以河北梆子戏歌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为演出画下了圆满的句号。

  不解之缘“津音”萦绕少年时

  白燕升是河北沧州黄骅人,但他与天津却有不解之缘。“一方面,我家乡的水脉跟海河一脉相承,另一方面,我是听着天津的‘声音’长大的。”白燕升告诉记者,他小时候通过“话匣子”听广播,听得最多的就是天津人民广播电台。“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给了我持续十几年的惊喜。我对天津台比对河北台还熟呢!”提起天津的声音,白燕升说,总有一些名字是绕不过去的。他爱极了著名播音员关山的声音,“那是我听过的最漂亮的男声。贵气,圆润,刚柔并济。”他也爱话剧艺术家李启厚的声音,“我曾冒昧地给李老师写信,他还回过我的信呢!”在白燕升心目中,这两位艺术家永远是他敬爱的师长。

  白燕升自幼酷爱戏曲,特别是家乡的河北梆子。而对他影响最深的河北梆子名家几乎都来自天津市河北梆子剧院。“王玉磬、韩俊轻、金宝环、银达子……”白燕升向记者一一历数他挚爱的河北梆子名家,还透露了他第一次见到河北梆子女老生王玉磬先生的往事。“那时候王老师来黄骅演出,我姐姐是陪同接待人员,但是我却没敢上前跟王老师说一句话。王老师一直是我的偶像,在我心里那就是‘神人’!个子不高、其貌不扬的小老太太,在舞台上强大的气场却让我不敢走近她,只能仰望敬畏。直到1998年我来天津采访她,才跟她说上话。后来我跟王老师关系特别好,她曾把自己所有的演出录音都送给我听。”白燕升说,他与戏曲的渊源就来自天津,虽然20年来他只来过天津4次,但这座城市已经成为他生命里的一部分。

  加温冷门人不能迷失自己

  白燕升对记者说,他把这场演出当成自己与生命中重要的贵人和朋友的一场约会。“我享受舞台,更期待演出后与朋友们的聚会。我喜欢繁华落幕后的彻底放松、畅饮畅谈。”

  主持生涯20年,年过不惑的白燕升已经懂得不跟自己纠结较劲,然而他的超脱,是脚踏实地奋斗努力后才达到的。“我主持过一千多场演出、活动,对每一场都像第一场那样投入。我从没轻视过任何一个与我合作过的人,从来都对他人报以尊重。”

  白燕升说,做人要“拿得起放得下”,但他也说,“人不能迷失自己”。“有人跟我说过,老白,你要是跟现实多些妥协,会比现在过得更好。但我回答,做到你们眼中的更好,那就不是我了。”这番话,也解释了他为何十多年来一直主持相对冷门的戏曲节目,为普及传统文化尽力。“我觉得,在冷门中加温,胜过在热门中沸腾。况且无论冷门热门,其实都不是外人看到的那么简单。”在普通观众看来,白燕升是为传统戏曲保驾护航的人,但他其实也是戏曲的严厉批评者。“我发现报刊上有那么一群‘职业演说家’,从来只唱赞歌,文过饰非,但是赞歌对戏曲没多大帮助。对现在的演员来说,他们缺的也不是唱念做打的功夫,而是个人的文化修为。”

  虽然被誉为“充满人文关怀和书卷气息的主持人”,白燕升却觉得自己更像一团火,时刻在燃烧自己。“理想、激情、质疑、愤怒,我内心一直都有这些冲动,我也相信,做好一项事业,需要这些冲动。”

暂无内容,可设置宣传
  • 阅读排行
  • 本日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
  •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帮助中心 | 会员登陆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订阅RSS |